【武漢肺炎】港大教授管軼: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 「感到極其無力,這次我怕了」

【武漢肺炎】港大教授管軼: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 「感到極其無力,這次我怕了」

健康資訊 醫療新聞
By Giann on 23 Jan 2020
Deputy Managing Editor

武漢肺炎持續擴散台灣澳門本港亦確診病例。港大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管軼日前隨團隊到訪武漢,希望可找到動物傳染源。他今早(1月23日)接受內地媒體《財新》訪問時,形容勘察工作「有心無力,很悲憤」,認為武漢「封城」實際效果存疑,更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管軼直言,「我經歷過這麽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港大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管軼21日與團隊到武漢,希望可找到動物傳染源。昨日已離開武漢的管軼。Photo from internet

管軼為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目前擔任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2003年SARS沙士爆發期間,管軼與其團隊成功確定了SARS冠狀病毒及廣東活禽畜市場的傳染源。

管軼與其團隊日前(1月21日)前往武漢,希望可以協助找到動物傳染源。但在當地逗留一天後,管軼昨日已離開武漢,管教授一下飛機,就用酒精消毒液把衣服、鞋子、行李箱全部消毒,其團隊每一個人都會進行「自我隔離」至少五天,確保即使受感染,都盡可能減少傳染風險。

「連我都選擇做了逃兵。」管軼今早接受內地媒體《財新》訪問時說,經歷過禽流感、SARS、豬瘟等等傳染病,自己已是「身經百戰」。但對於這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管軼坦言感到「極其無力」,並指無法跟SARS沙士疫情比較,「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麽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1月23日淩晨,武漢市宣布十點起封城。Photo from internet

管軼表示,曾到武漢小東門市場勘察,現場有很多人忙著辦年貨,市場衛生情況不理想,大部分民眾沒有配戴口罩。當武漢肺炎發源於華南海鮮市場,加上目前動物感染源仍未找到時,管軼對市場情況感到「極其驚訝」。管軼又指,機場檢測把關方面同樣不理想,機場地面沒有消毒,只有人手握體溫計監測體溫。

廣告
廣告

管軼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而百姓亦安心準備過年,「完全對疫情無感」。

至於武漢肺炎發源地點華南海鮮市場,早已被封鎖、洗地。管軼批評:「『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怎破案。」他解釋,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覆雜的過程,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把它歸咎是元兇,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武漢市宣布今天早上10時起封城。管軼認為已過了黃金防控期,「封城」實際效果並不樂觀,「首先春運大潮已經快結束了,洶湧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以我親自觀察調研所見,到22日武漢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

港大教授管軼表示,此次武漢肺炎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Photo from internet

管軼最後斷言,「爆發是肯定的」。他指出,SARS的60%-70%的感染者都是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的接觸者就可以遏止疫情擴散,但這次武漢肺炎,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流行病學調查已經無法進行。他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並感嘆:「我經歷過這麽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Text:UrbanLife Health Editorial
Photos:UrbanLife Health Editorial
Source:《財新》

📍 Follow我們的IG urbanlife.hk

🔔 訂閱我們的 Youtube頻道 UrbanLifeHealth生活新態度